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记 忆 . 诉 说

恁尔几路来,我只一路去!做云间野鹤,做世外散仙!

 
 
 

日志

 
 

《木轮车记忆》—镜头下的思考  

2015-09-28 18:04: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木轮车记忆

——镜头下的思考

《木轮车记忆》—镜头下的思考      米妮 - 邓海 - 记 忆 . 诉 说

 《木轮车记忆》—镜头下的思考      米妮 - 邓海 - 记 忆 . 诉 说

  

与邓海谈不上相识,却意外地得到他摄影三十多年所出版的第一部摄影集《木轮车记忆》的赠本。他虚心地请我提提意见,我心中感激之余也惶恐不安,这本影集倾注了他十余年的心血,可毕竟,我只是个对摄影一无所知的毛丫头。我想,邓海的抬爱可能源于我对于他几幅作品的一番不知所言的评论,那篇评论大致如下:

我欣赏邓海的摄影作品。说到欣赏,我却不由得脸红,因为对于摄影我是外行,连相机最起码的功能也摸不清。我用得最顺手的就是手机自带的照相功能。所以我并不能从摄影技巧来谈论邓海,因为我压根就说不清楚他作品里那些重叠的光影,那些深浅的过渡与虚实的交错是怎么搞出来的,但是我喜欢他的作品。他所捕捉到的画面深刻地打动着我,也许就是那种所说的以细微处见其卓越的境地吧。

尤其在看到陕北腰鼓和留守老人那两种风格的作品时,我禁不住泪水涟涟。起初我误以为那是对生活的渴望与死亡的怜悯。一种貌似激越与悲凉情绪在心中起了冲突,我一时还说不出是什么。只是觉得震动,这种波及灵魂的震动究其内里,其实是因为它所表达的内容是与生命意识相关的东西。

横山腰鼓给人强烈的震撼,纵情的演绎已不仅仅是一场腰鼓表演,在他捕捉的画面里,风起云涌天象象征了变幻不定人生,又似乎是刻意虚化了犹疑步伐,路在脚下,却路途虚渺。舞者在尘嚣之上,踏歌而唱,你仿佛能够听到那穿透云霄的声响:嗨,嗨嗨……嗨嗨……那是一首生命的赞歌,你会不由得想到:生命,竟如此美好!而在看到留守老人那组图片时,心下却突然觉得疼,从那些消瘦憔悴的面容我们能够想象到他们生活悲苦,但是作品展现出来的并不是一种悲怨的情绪,我们所认为的那种深刻的孤独却并不让他们自怨自怜,那沧桑衰老的面容却保持着永远坚毅的充满希望的神采,我的同情里有了更多的是尊敬。他们心中一定有他们骄傲并坚持的东西在支撑着他们。此类的作品还有矿工,木轱辘记忆等等,而木轱辘的记忆更是对一个时代的思考,如他所言,在木轱辘的辙痕里,是对生命庄严的思考。

所有的瞬间都让人感受到生命的旋律,动静,光影,色调深浅,以致取景的细微处都形成一种跳跃的音符,撞击到我们灵魂深处的感知。而这所有的作品有却反映了他对于生命的诠释是基于对生命的尊重,他的作品不是教诲人们去怜悯或同情,我们看到生命的强勃的生命力,作为一个摄影作者,却不是一个生活的旁观者,他把自己的作品融入自己的生命,又把自己的内心融入到作品中,那种质朴的,自然的,有生命气息的瞬间定格,让人看到希望,充满希望。

《木轮车记忆》—镜头下的思考      米妮 - 邓海 - 记 忆 . 诉 说

 

带着这样的一种尊敬,我翻开了《木轮车记忆》这本影像作品集。我看到邓海的简历,第一次了解他的生平经历;看到胡武功先生作的前序,由此才知道了木轮车的来历;通过邓海对自己摄影生涯的详尽叙说,似乎又明白他为何想要倾注一生热情来拍摄只属于这个偏远村落里的喜怒哀乐的初衷。

我看到的第一张片子是邓海十年后摄于上坪乡村口的一个剪影,灰色的场景不似黑色那么沉重,一条满是辙痕的大道通向未知的远方,路的两头无非两个地方:喧嚣的都市和宁静的村落。经过了春播与夏忙,青春的锋芒收敛,丰收的喜悦也早已沉淀,深灰的麦草垛凌乱地堆砌在道旁,远望去仿佛一座座沉默的坟冢,埋藏着过往的风华。半截老墙孤零零的站在地畔守望着,只是那摩托车的噪音突然就惊破了这个荒僻村落的寂静,这又似乎是一种隐喻的表现手法。他的叙说缓慢而简略:去上坪乡弯弯曲曲的土路旁,时常会看到摞着一堆堆的麦秸垛,大小不一,见证着人们的耕耘收获,经雨雪淋湿,日头暴晒,渐变为灰黑,与初春光秃秃的土地融为一体。接着,焦距被拉远,在风云瞬息万变的图景下,这个质朴的原生态村落出现在视野中,我由此走进了这个偏远的小村庄,走近了这支有着辉煌历史的秦人后裔。当他一次次拉近焦距,我们触及的是先秦古人遗留下来的木轮车的故事,从厚重的辙痕里追溯着远去的岁月,又在车轮的碾压中寻觅透亮的生命遗迹。

《木轮车记忆》—镜头下的思考      米妮 - 邓海 - 记 忆 . 诉 说

 

为了突出木轮车记忆的主题,大部分的画面都离不开木轮车的影子。看得出,这本册子是邓海精心挑选过的,他所收藏的图片恐怕是难以计数的,在那些凌乱的图库里找寻出展现木轮车记忆具有代表的图片在取舍中是极难的,他肯定作了极为慎重的考虑。木轮车是笨拙的,那硕大的车轮碾压出的辙痕,被他看做是一个生命历程的符号。若说他热爱木轮车,倒不如说他怀着一颗悲悯的心热爱这里的原始生命氛围。木轮车只是一个具象,他所要传达的是一种人文情怀。因为仅仅只是对摄影的爱好还不足以支撑他执著的精神世界。纪实摄影其实并非一种职业,邓海却投入了毕生的热情,他不辞辛劳地长期深入社会底层,用自己的摄像头记录人们的生活,还原生活的本相。他用自己的心灵的眼睛去发现那些美好的事物,铺陈着生活里所有让我们感动的瞬间,让我们从灵魂深处感悟生命的坚忍不屈,感受生活原始的质朴与醇美。当我们从内心深处感悟这种力量的时候,我们的心其实已然经历了一次蜕变,一次灵魂的升华。他唤醒的是一种意识,是灵魂对于生命最庄严的思考。在这些生动的表情背后,还有邓海的对待人生的态度,他对生活画面的细节甄选,是他质朴情感的流露,在这种和谐的画面中传达了一个讯号,这是他所感知的生命状态,而这种田园式的生活理念与现实中田园生活还是有冲突的,这种冲突大约是不可协调的,因为发展是一条必经的途径,牧歌式的田园生活必将被取代。这许就是他文中所提及的断裂,而随之接茬的将是一个新的时代。

《木轮车记忆》—镜头下的思考      米妮 - 邓海 - 记 忆 . 诉 说

 

从取景的角度看来,邓海可谓煞费苦心。我在想,当他顶着烈日俯视这座贫瘠荒凉的村落时,他的双手可曾微微地颤抖;当他匍匐在冰冻的土地上聚焦时,他的心脉可也一度的沸腾;当他抚摸过木轮车朴拙的车轮,历史沉睡的记忆是否在那一瞬苏醒过来……后来,我从邓海爱人的短文里看到了一个真实的邓海,他一边拖着病弱的身体深入贫瘠的山区记录了底层劳动者的生活状态,他要依靠自己的力量呼吁人们关注民生,关心民众,他还时常带领一群摄友给一些贫困家庭募捐物资。当他踏过贫瘠山区的沟壑时;当他被暴雨阻截在山道时;当他在阴暗潮湿的小旅馆蜷缩等待天亮时,那又是怎样的信念在支撑着他,坚持着举起自己手中的沉甸甸的相机

《木轮车记忆》—镜头下的思考      米妮 - 邓海 - 记 忆 . 诉 说

 

合上木轮车的记忆,眼前浮现出许多动人的画面:烽火狼烟中沉重的木轮车;迎娶新亲中灵动的木轮车;唢呐声里驮着棺柩的木轮车;趟过河流清溪赶往集市的木轮车;拉着柴垛子草杆子土豆疙瘩的木轮车,承载着孩子们愉快童年的木轮车;历经沧桑磨砺等待工匠修复的木轮车……这些碎裂的画面慢慢地聚集,像一条河流奔涌着向前流淌:夕阳中的耕牛;牧归时的羊群;晨雾中的劳作;黄昏后的静寂;男人们风尘仆仆赶回家中;女人们土炕上围炉话家常……流动的生活画面里有喜悦有悲伤,亦有沉思和希冀。我们从他们佝偻的背影中读懂生命背负的沉重,又在他们溢满神采的眼神中看到坚韧和不屈。或者,这便是传承祖辈绵延的气度吧。即使这片土地贫瘠荒凉,他们都热爱这片红色的土地,他们承袭的是秦人后裔的生活状态,他们亦用生命的热情书写着顶天立地的人生态度。只是,这样一种慢悠悠的田园式生活正在愈来愈远,有着木轮车记忆的孩子们正在成长。他以一幅全景的黑白照结束了这本关于木轮车的记忆,那弯曲的辙痕正通往遥远的城镇,正缓慢的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之中……

2015917

(谨以此篇文字祝贺邓海山西平遥《木轮车记忆》影展举办成功。)

 

  评论这张
 
阅读(849)|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