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记 忆 . 诉 说

恁尔几路来,我只一路去!做云间野鹤,做世外散仙!

 
 
 

日志

 
 

胡武功老师为(木轮车记忆)作序  

2015-09-06 11:03: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胡武功老师为(木轮车记忆)作序 - 邓海 - 记 忆 . 诉 说

                              序言

 

我隆重向影友们推荐邓海,推荐他的《木轮车》,推荐他的摄影精神。

说实话,尽管邓海《木轮车记忆》的影像有其不容忽视的特点,但是最令我动情的还是他那充满贴身体验的朴实、纯真的心声所散发出的诚挚与乡愁。考察、记录木轮车,以小见大,呈现历史与现实,检验宗族和自我心路,才是这本图文书的灵魂。

2001年始,邓海怀着倍感新奇的情怀,只身来到陇南山区,目的是要亲身体验开创大秦帝国先祖的发祥地人们的当代生活,走进赖以自豪的秦人后裔的精神世界,为他们留下从游牧到农耕的最后影像,实现自己心中埋藏已久的梦想。

这一去先后坚持了十多年,数不清的日日夜夜,挥不去的深刻记忆,促成了这本凝结着邓海坚韧毅力、醇厚情感的图文书。

邓海在书中说道:“走进礼县博物馆,看到----复原的秦人先祖使用过的车马和文物遗址,我忽然就觉得,现在这里人们依旧使用着的木轮牛车应该是从先秦古人那里传承下来的,两千多年了,它依然跟随着在这片土地上生息的人们。我想这些木轮牛车不仅仅是生产生活的工具,在当年应该还是上阵的战车。”而就是这样的发明创造,使秦人迅速崛起,兵强马壮以致横扫六合,建立霸业。

在木轮车的“带引”下,邓海走进甘肃南部礼县上坪乡至宕昌县兴化乡一带四十公里的大山深处,与那里的秦人后裔交朋友,叙家常,谈历史,品风情,彼此穿引,而以生活信仰、生命信仰、文化信仰为基调一以贯之。在邓海的镜头中,木轮车往日的辉煌,今天的衰败,实质已然成为秦人繁衍生息历程的一个历史符号。这个昔日强悍民族的后裔们当下的苦涩与甘美,贫穷与欢乐,他们的宿命、艰困、寂寥和温暖,彼此牵绊。直接面对,真诚以待,不用躲避,不用粉饰,邓海以这种平静、纯粹、坦诚的心境与善良的本性,记录了一个个朴素原生的历史性镜头。这些历史性的镜头和充满感性的文字,记述与传达出一种业已淡出社会主流的外在生命形态,同时隐约地传递出邓海个人内心的美学关注。“木轮车”,之所以令人回味,是因为有这样的蕴含与魅力。

邓海镜头下的40多公里的大山境域,属高寒阴湿地带,无霜期仅有百余天。山大沟深,交通闭塞,人们至今沿袭着千年以来的传统原始耕作方式,耕牛与木轮车是最重要的生产工具。因此,那里户户都养牛,家家都能制作木轮车。他们以最接近原始的生产生活方式,维护着缓慢的一成不变的岁月节奏。春播、秋收、放牛、赶场、婚嫁、丧葬、永恒的宿命,反复的轮回,邓海为他们记录下充满乡愁的田野影像志。

无疑,邓海的《木轮车记忆》属于人文纪实摄影。在十多年的采摄与积累中,需要的是耐心、温煦、尊重和敬畏。生命总有真情流露与黯然神伤的瞬间,以心相印,看见的人间情怀,自然显得隽永深邃。邓海潜入其中,以平民的姿态,以平视的眼光,安静而不着力地随手采撷,其影像反而显得更有内功。正如大诗人杜甫所言:好雨知时节,润物细无声。

人文纪实摄影基本要求当然首先是我们肉眼所见的表象现实,但绝不仅仅是现场的生硬还原。人文纪实摄影是一种选择,选择本身含有主体认定、主体审美的内涵。因此,萨特在他的《影像论》中说:“影像恰恰是在感觉素材之间,他不能算是客观的东西。影像,就是主观性”。

木轮车是客观表象的实物,但在邓海的影像中,它已是一种象征,并被邓海赋予了历史的和情感的诗意,这些是构成邓海影像作品最基本的优异品质。邓海在他的书中写道:“当我用镜头一次次聚焦这里司空见惯的木轮车时,仿佛就能真真切切又一次感受承载着几千年来生生不息的亲人的灵魂,看到了蕴含着秦人的性情和生命密码的坚韧”。

难能可贵的是邓海没有一厢情愿地把地处偏僻、寂寥的山民想象的苦不堪言,从而满足一己内心的悲悯情怀。他的影像没有声嘶力竭,没有张牙舞爪,没有追求所谓的视觉冲击力。可以看出,邓海是在取得山民信任后,在山民们不再有防范意识的情境下,静静地选择性地拍照。不但拍照山民的肢体,更注重抓取符合他们内在逻辑的神情。邓海影像中没有娇柔造作,没有强加于人那种让对象按照自己的想象搔首弄姿。他那些诚实的影像中包含着大山深处穷匮中的欢乐,闭塞中的智慧以及醇厚健康与踏踏实实的幸福感。

值得一提的是,邓海的《木轮车记忆》,感动的第一个读者是他那不懂摄影的夫人吴琳,她甚至从邓海对摄影的执着追求的历程中,才熟知了一个虽然夫妻多年却未必真正走进其心灵深处的一个生命的意义。正像吴琳在《木轮车记忆》后记中说的那样:书稿中“不仅熔铸着一个生命的思考和坚持”,更“是他的心路剖面,让我一次一次看到了深刻的断裂和接茬”。总之,《木轮车记忆》是邓海摄影生涯中的重要收获,在这无怨无悔的背后,藏匿着一个宽厚、达理、随时随地给予邓海温暖的女人。这是邓海的成功,更是邓海的幸福!

 

                                                             胡武功

 

20155

  评论这张
 
阅读(21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